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别找我捉妖 > 正文 第27章 鲤庭斗诗(求推荐、求收藏)
无广告    鲤庭是平常五柳学宫士子研习典籍和交流学问的地方,庭侧有一水潭,到来将夏时团荷层叠如玉,百余尾红鲤推波吐凉,倒也是叹为清绝的一景。

    三日后西蜀士子就在鲤庭与学宫士子较量,靖城里所有功名的人,以及乡绅富贾全都过来观看,加上五柳学宫本身的人差不多有四百人了,来晚的葛牧很艰难才挤到最前面。

    先比的是诗词。

    葛牧到时比试已经开始,议论的人说是以“残荷”为题,以一柱香的时间为限,此时香炉的香刚点燃不久。

    比试的士子站在水潭前观荷,双手背负或偶尔微吟,煞有模样。这就让葛牧觉得不管作什么卖相都很重要,比如柳相臣的诗词也很好,可是他作诗时都是嘴里嚼着咸菜,半坐半躺,还不时地挠两下腿,这如何能登大雅之堂?他几考未中显然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场面气氛压抑,观看的人闭气凝神不敢做声,章明安老夫子表面笃定,实则背负在双手握了握,葛牧看着这老夫子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还正想着,忽然一名西蜀学子说有了,然后就负手吟诵所做的诗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牲口么?”

    葛牧蓦的也是一惊,此时香炉里的香才燃烧了不足一半,但听西蜀学子抑扬顿挫地吟诵,八句之后,下面竟然还有!这家伙做的竟不是律诗,而是古风歌行体。

    律诗虽有格律对偶限制,但南唐皇帝颇喜诗词,上行下效,诗词在南唐境内已经蔚然成风,尤其是咏物的格律诗都已经有既定的行文格式,可以模仿的非常多。但是古风这种题材全要靠才思和气脉撑,才思不佳,气脉不畅,都会让人觉得画虎不成反类犬。

    然而其貌不扬的西蜀士子,却洋洋洒洒地做了十六行的古风,吟咏出来让人觉得一气呵成,豪气兴发。

    葛牧赞叹不已:“真是牲口呀!”

    一首古风吟咏完毕,五柳学宫的士子的气势顿时就低沉了不少,连章明安的脸都有些黑,简直就是完全碾压。

    场面上还在苦思的青果和赵正德脸上都急出了汗,显然不是对手,虽说是文无第一,但才思相差太远还是能看出来,因而就硬着头皮各做首了七律,跟西蜀士子相形见绌多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样已经输得体无完肤,谁想后来有成诗的西蜀士子、竟做出了一句“风定池莲自在香”的妙语,几让五柳学宫不能抬头。

    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章明安也不能偏袒本地士子,强作笑颜宣布:“西蜀士子技高一筹,果然是人杰地灵。”

    “后生们不才,让各位前辈方家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或是陇西同窗承让罢了。”

    西蜀士子等谦虚答道,但其实心里应该是得意得很,腰杆明显都挺直了许多。

    五柳学宫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第一场比试就溃不成军!

    来观看比试的人悻悻然离开,估计已经不想看明天的琴艺较量,而与西蜀士子比试的青果、赵正德等五人还呆呆地立在原地,看着人群轰然散去,赵正德的眼眶都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青果抬手看着自己写的七律诗,忽然将之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一个你都赢不了么?整天说学问好学问好,到关键时刻怎么就成了死狗了?废物!真是废物!”王奴儿气冲冲地上前揪住赵正德衣襟。

    “才思是天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天生不天生的,辩论治策时候如果再输就打到你两颗门牙。”

    王奴儿猛推了赵正德一把,后者没做丝毫反抗,只是抿着嘴点了点头。大抵有才思的或傲或狂都有些性格,但赵正德的脾气太温和,就没有那种慷慨激昂的情绪,故而诗词非其强项,辩论治策或许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葛牧拍了拍赵正德肩膀,“下回争点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随后几人也出了五柳学宫,一向明媚的青果也因为输掉比试默默不语,眼神幽幽的,同是读四书五经,怎么差距就会这么大呢?

    “再输掉可真没脸了。”青果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他娘-的!要不我带着家丁趁夜把西蜀那几个学子揍一顿,剥了衣服刮到树上。”

    葛牧扫了王奴儿一眼道:“这主意妙啊,这样一来不仅西蜀士子丢人,过段时间全天下都知道陇西道民风如此之彪悍,咱们陇西狼犬的不雅之称,就彻底的给你坐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严重么牧歌儿?”

    “杜玄一首诗能在三天內传遍京畿稿阳,你觉得他的弟子出点丑事会悄然无声?奴儿,打闷棍、背后使绊子事不是不能干,但是得分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奴儿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尖,唉声叹气道:“哦……可明天琴艺比试肯定是要输的,学宫本来就没有技艺高超的琴师,章夫子也对这项不抱希望,所以不管怎样五柳学宫都要输,算了,只要能赢一场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赵正德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几人并肩往前走着,五名西蜀士子在他们前面不远,谈笑风生,隐隐听见有“陇西人还办什么学宫”之语。自古文人最是龌龊,当面一套背后一套,恨不能把不如自己的人贬到尘埃里,旗开得胜岂不张扬?

    王奴儿撸着袖子想追去揍他们,先大喝了一声:“王八蛋,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匹夫——”

    “有胆跟老子单挑!”

    五名西蜀士子冷冷一笑,斯文人岂能逞凶斗狠?均以举高临态瞧了瞧王奴儿,“常听人说陇西人心胸狭隘,阁下可真应了这话。”

    赵正德拦住王奴儿:“别丢人,输了就是输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王奴儿推开赵正德,就朝西蜀士子冲了上去,葛牧抱着手臂瞧热闹,这事打就打了怕什么?真要是打不过,他还想去助拳呢,反正他跟王奴儿都不以文人自居。

    然而这场架却被巡街的衙役给拦了下来,没打成。

    西蜀士子气焰更胜,冷哂道:“莽蠢匹夫。”

    “赵正德!快让你爹手下的衙役放了我,我今儿非抽几个王八蛋臭脸,都什么狗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青果劝道:“算了算了,明儿咱们治策辩论赢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赵正德低语:“别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西蜀士子等人笑了笑,扬长而去,没往前走几步忽然瞧街口堵了,靖城百姓都在指着天空议论,但见一行北归的征雁在天空翱翔成圈。

    “好狗不挡道。”被劝下来的王奴儿骂道,也抬头往向天空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