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通灵实录 >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怨灵之鞋音
无广告    “叶秋痕”吃痛,惊恐地求饶:“不是我要害你,不是我!”

    带着江苏口音的女声,绝不是叶秋痕那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害我?那你把我引到这个房间干什么?快说!”何灵语用手指使劲戳着叶秋痕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是叶秋痕,是她!......我怕光,有光线的地方,我不敢出来附她的身。”女鬼颤生生地说道。

    何灵语冷笑:“她引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何灵语虽然这样说,心里却已经相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灰白黄黑红青,摄青鬼等级最高,怨气也最重,而昨天她见过这个女鬼,周身只有一层淡淡的黄色,说明这只是个新鬼,虽有怨气,却法力平平,正如这女鬼所说,有光的地方不敢附在活人的身上,也只能藏身于戒指之中。而在这个太阳光照不进来的卫生间里,女鬼便能轻而易举附到叶秋痕身上了。

    女鬼幽幽地道:“我不知道她是为什么,也可能她并不是想要对付你,她在这个房间门外听了一会儿,这才下楼去找你开门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话的时候,何灵语的手指一直没有离开她的眉心,且时不时地猛戳一下,那女鬼被她戳得不住后退,最后只能紧贴在墙上。

    当然,贴在墙上的是叶秋痕的肉身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老实点,我既然能看到你,也能把你打得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,老老实实告诉我,你是谁?为何附在叶秋痕身上?”何灵语又向前逼近一步,叶秋痕的肉身已经又向墙里挤了挤,好在客栈的墙壁还算结实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有恶意,我只想找到陈月久那个坏人。”女鬼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陈月久?叶秋痕死去的丈夫?”何灵语问道。

    原本瑟缩着的女鬼忽然挺直了身子,她恶狠狠地说道:“对,就是他,他没有死,他还在阳间,他一定还在阳间!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门外忽然响起脚步声,走廊里没有铺地板,皮鞋踩在木制地板上,声音格外清皙。

    紧接着传来男人的声音:“谁在里面?”

    何灵语瞪了“叶秋痕”一眼,按在她眉心的手指放了下来,对门外说道:“我是灵灵,进来关上水龙头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刚落,一对中年夫妻便探头进来,正是住在203房间的杨先生和杨太太。

    两人从外面回来,看到房门半掩着,担心是有小偷,便问了一句,看到是客栈的店小二和今早见过的那位住在隔壁的美丽女士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两人不住道歉,说他们定是出去时匆忙,忘记关上水龙头了。

    何灵语连说没什么,一瞥眼间,正对上叶秋痕的眼睛,见她方才眼角的血色已经褪去,便知道那女鬼又躲到戒指里了。

    她和叶秋痕一前一后走出203房间,叶秋痕看上去很疲惫,没有了刚才下楼叫她时的神采奕奕,像是几天没睡好的样子,她走到205房间门前,只是对何灵语点点头,便走了进去,房门砰的关上,里面传来上链条的声音。

    何灵语耸耸肩,哼着歌儿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菠菜还在自己屋里睡觉,大厅里空空如也,何灵语在前台后面坐下,看看墙上的挂钟,顺手拿过记事簿,在203一栏后面写上10:45回来。

    她随手把原子笔放下,桌面光滑,那只笔骨碌碌地滚了几下,掉到桌子下面。

    何灵语只好弯腰去捡,目光落到自己脚上,她的脚上穿的是双跑鞋,早上她就是穿着这双鞋去的那片山崖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她的耳边似乎又响起皮鞋踩在木制地板上略带沉闷的声音,除此之外,还有女人高跟鞋的哒哒声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跑到门外,看到招婶正在喂猫。

    客栈里养着七八只猫,据招婶说,这些猫都是水湄捡回来的,它们倒也听话,虽然是放养着,可是平时并不走远,就在客栈附近玩耍,早上的时候招婶忙碌,没有时间管它们,每天临近中午才能有时间喂食。

    看到何灵语急匆匆跑出来,招婶问道:“怎么了?有客人要提前开饭吗?”

    客栈的午餐时间是中午十二点,但是偶尔也会有客人要求提前开饭。

    何灵语摇摇头,道:“没有客人提要求,您不用着急。对了,招婶,您刚才有没有看到203房间的客人回来?”

    招婶道:“怎么没看到?那位太太还探着身子去看水边那盆铜壶法师,被她先生叫住还让她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起那盆铜壶法师,招婶便一脸得意,曾经有位旅游博主来这里时,给那盆铜壶法师拍了照片放到网站上,之后便有很多人慕名来这里。

    何灵语轻轻扬起眉毛,笑道:“看来这位也是喜欢养多肉植物的,慕名而来,难怪他们来到这里却不去山上看风景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他们可没有向我请教怎么养花,也没有偷偷揪叶片......不过啊,还真和你说的一样,这两个人一大早就出去,却不走远,就在客栈后面那片竹林里拍照,竹子哪里没有,有什么好拍的。”招婶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客栈从外面引了溪流进来挖了一个小水塘,依水养着几百株多肉植物,可能是这山里的气候特别适合,客栈里的多肉植物个个旺盛,除了那盆铜壶法师,还有很多也都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又因为大多数多肉植物都能用叶片再次繁殖,因此便时常有人揪了叶片带回去,每当有客人称赞这里的植物养得好时,招婶便会虎视耽耽,提防有人揪叶子时太过野蛮,伤到这些宝贝植物。

    何灵语笑着说道:“没揪叶子也是好事啊,再说竹林里风景很好啊,想来他们就是喜欢竹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逗逗正在吃食的猫,又和招婶闲扯了几句,便又回到了大厅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留在大厅,而是径自去了一楼菠菜的房间,可能是担心水湄随时会回来,菠菜没有关门,应该是为了能听到外面的动静,可是他显然高估自己了,此时正四仰八叉躺在床上,睡着死猪一样。

    何灵语不管三七二十一,抄起床头柜上的一杯凉白开,朝着菠菜脸上泼过去。

    菠菜一声怪叫从床上弹了起来,稳稳当当地站到了地上。反倒把何灵语吓了一跳,咦,先前还真是小看你了,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!”菠菜吼道,耳朵上还戴着耳机。

    何灵语伸手把他的耳机扯下来,问道:“203室的杨先生和杨太太以前来过这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