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仙王的日常生活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随心所欲骨傲天 (4/60)
无广告    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和“绿”脱不开关系了吗……

    在最开始的时候,二蛤的内心是拒绝的,不过等它静下心思细细打量起这根炼制后的“骨傲天”,发现其实外表还是挺美观的,并不是纯粹的那种绿,而是绿里透白的那种,有点像是翡翠的质地,居然有种越看越顺眼的感觉。

    炼制过后的骨傲天,已经没有断骨的的痕迹,经过打磨后与原材料相比似乎显得细了一些,不过却更加紧致。如果硬要形容一下,外形上有点像二蛤之前看武侠里的那根翠玉打狗棒……

    “看着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二蛤道:“不过……会不会很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可是三品圣器,再脆能脆到什么地步?”罗胖子一边摇着蒲扇,一边从边上的架子上取出一把黑色的长钢刀:“这是测试用法器、我劈一刀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话音刚落,二蛤还没反应过来,罗胖子一刀已经落下了,砰的一声轻响,骨傲天身上反射出一道绿色的灵光,这把黑色的长钢刀居然直接被震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这根骨傲天,或许杀伤力不是最强的,不过韧性却非常之高。而且自身具有极其强悍的适应性,能灵活的适用于各个场合之间,其外形能随心所欲的进行变化。”罗胖子说到。

    “随心所欲的进行变化?”二蛤一愣,这应该是属于法器特性的范畴了,不过这种特性二蛤还真是头一回听说。

    比如那位猎魔会会长白会长的无极伞,其法宝特性就是“空间”能力。

    邪剑神从他师父手里剑仙梵睿得到的“破天剑”,法宝特性就是“混沌”。

    丢雷真君手里的那把胜武剑,法宝特性是“绝对防御”。

    令小主子手下的惊柯大人,法宝特性就是:强。

    不过,这随心所欲,到底是啥特性啊?

    “这个随心所欲解释起来有点麻烦,不过其实也可以定性为空间能力的一种,不过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空间能力,不同于空间转移这类常见的空间属性。你现在手里的这根骨傲天,可以结合空间环境实现自由变化……变成你想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玩意儿解释起来有点复杂,罗胖子干脆直接上手了,他握着骨傲天,注入灵力,喝道:“剑来!”

    随后二蛤就看到骨傲天身上绿色的灵力涌现,居然真的在罗胖子手上变成了一把翡翠长剑……

    “这也行?”二蛤惊了。

    演示完毕,罗胖子把骨傲天丢到二蛤爪子里。

    “恩,这就是随心所欲的意思。”罗胖子说道:“如果能好好加以利用,这根犬圣骨就是一件极其强烈的法器,进可攻、退可守。随心所欲这样的特性可不常见。但是你看到了,变形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,越复杂的形状,需要的时间就越长,这需要多加操练才行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罗胖子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要是假以时日,你和这根骨傲天的契合度提高后孕育出器灵……会是一只怎样的器灵?”

    二蛤:“我只求,不再是绿色的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罗胖子:“绿不绿色我不知道,不过既然这根骨傲天的原材料是犬圣骨,八成器灵会是一只狗……”

    二蛤:“是狗也没关系啊,咱们现在狗圈儿里也有不少萝莉音的。”

    “萝……萝莉音……”罗胖子一汗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情况下,器灵的形象是在法器和主人的默契度在长时间接触后生成的,通常生成的器灵,形象上和气质上会根据法器主人的意愿而来,一般不会差别太大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极少的概率会出现与主人的意愿完全相反的形象……比如二狗子现在希望自己的器灵是一只萝莉音的狗,那么就有极低的概率会出现肌肉兄贵狗的形象。

    二蛤点点头,提到了卫志:“是啊,我不是有个驯宠师朋友么?和他认识以后,其实私底下了解了不少狗圈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罗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蛤摊了摊爪子:“咱们灵犬圈儿里,有一只小萝狗,在一个叫圣骑士的铲屎官手里圈了不少钱。天天和他连麦玩吃鸡。”

    罗胖子:“小……小萝狗?”

    二蛤点点头:“对啊!就是小萝狗!现在不是流行小奶狗和小狼狗么?小萝狗也是其中一个类型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胖子忽然觉得自己涨知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蛤顺利从罗胖子这里取走骨傲天,整个过程没有花费太久。

    刚刚在罗胖子的店里,二蛤已经把自己的狗血撒在骨傲天身上进行器主绑定了。

    今天剩余的时间,它决定回去再精修下《基础犬法》,顺便研究研究骨傲天的运用。

    明天周四就是灵兽乱斗的日子,正好骨傲天也到手了,二蛤决定来试一试骨傲天在实战中的作战价值。

    实战经验往往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当然,明天的那场“灵兽乱斗”对二蛤来说其实也只是玩儿而已,它要把真正的精力留到归族的那场战斗上。

    “周五……”二蛤已经决定了时间,预言之梦时限将至,它得回去平息掉这场一切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二蛤都无法忘记那场预言之梦里,蛤蟆族德高望重的文长老带领着众臣在大殿里含泪祈祷的场景,那仿佛已经成为了梦魇般的场景,时不时的在二蛤的脑海里萦绕着。

    是时候,结束掉这一切了……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二蛤目望着天空,眼前的场景仿佛在此刻恍惚了下似得,它看了只在家乡才能看到的蓝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蛤到家的时候,换上了那身黄色的紧身练功服,想找绵羊当陪练来着,昨天它的第一式和第二式一同寄出,蹭到了绵羊的裙摆……这是个非常具有突破性的进步!而它的最终目标,是为了把绵羊的裙子给撩起来!

    不过二蛤找了半天,都没有发现绵羊的踪迹。

    二蛤看了眼时间,才想起来这个时间点正好是老爷子买菜的时间,八成是老爷子和绵羊出门买菜去了……

    王令已经放学回来了,他在二楼隔着窗望了望,微微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床上的惊柯,惊柯微微颤动着,很快化身为人形来到王令身边,作出回应。

    王令目望着院子里正在寻找陪练的二蛤,揉了揉惊柯的碎发。

    惊柯打了个哈欠,化身为一道流光,直接降落在二蛤跟前。

    忽然降落的棕色灵光,让二蛤吓了一跳:“???”

    惊柯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:“我,来做,你的,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蛤:“我,能,拒绝,嘛……”

    惊柯:“不,能。”

    二蛤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