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大千劫主 > 第七百七十五章 中州之繁荣
无广告    辜雀开国立朝,中州成立,七日宴乐已过,随着天下诸雄各自离开,消息也传遍了整个大陆。

    大陆风云四起,到处都在谈论这中州神朝之事,一时之间,辜雀成了天下最具焦点的人物。

    毕竟是天下惊变,毕竟是数万年以来,格局第一次被完全打破。

    以后天下八州的称呼必须改成天下九州。

    九州啊!又能持续多少年?

    辜雀也不知道,但并不重要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他只需要全力做好自己就可以。

    浑身疼痛,韩秋这妮子下手真的不轻,但她毕竟是走了。

    坐于莲台之上,顶开三朵金花,全身佛光弥漫,飘摇而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任何不舍,但辜雀却是很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“那四片青色竹叶到底是什么?真的是韩绝尘的剑芒?”

    辜雀曾经问道,而韩秋也给予了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看来无量界,也有大陆不朽的身影,整个世界的格局到底是怎么样的?而世界与世界之间又有着怎样微妙的联系?

    天下最后一座圣山名为无尽圣山,为何连战家都讳莫如深,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上古天塌一战到底是什么?为何几乎所有的无上不朽都全部陨落?

    天姬封印十万雪山,击杀阿修罗主宰,力竭而死。这些事又传达了怎样的信息?

    镇界灵柩馆到底有什么秘密?轩辕阔和盖幽又在进行着怎样的任务?

    天老神秘无比,而上古战船残躯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苍穹有天共九重,一重天高八万里,这句话又是从哪里传出?

    不朽惊战,天主自爆转世,到底是谁能够把他们逼成这样?

    七大圣器何人打造?它们又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天下纯粹,为何又不包括无量界?

    这片天地的秘密真的很多,但辜雀已然不想在思考,他知道自己在强者面前依旧是蝼蚁。既立无上志,当闻无上道,每一步脚踏实地,才是他应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中州之成立已然传遍四方,辜雀有龙雀联盟和南方联盟在手,一家独大,格局巨变,天下迎来短暂的和平。

    而神族和魔族的工匠,已然通过传送阵一批又一批踏上了中州大地。

    足足数百万人的工匠团队,数千万的罪兽为之服务,乌先生与神族、魔域各领域专家合作,龙雀山四周开荒开林,斩出方圆上百里的坚固平地。

    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一条条大街横亘而出,公园、楼台、酒肆应有尽有,仅仅三年,这里便建成了一座伟大的城池。

    而一个城池之所以伟大,绝不在于面积的广阔和楼宇的伟岸,它更应该有伟大的文化和精神。

    神雀城的伟大,在于兼容并包。

    这里不单单有高达数十丈、上百丈的罪兽房屋和消费场所,更有人族酒肆戏院和歌厅,这里有着成熟的商业模式,有着上千位政治大师为这里量身定做的法律。这些东西可以支撑各民族在这里和平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罪兽的本性残忍,至少大多数罪兽本性残忍,但神雀城外广袤的罪孽森林,足以他们猎食和发泄。

    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有阵法大师公开授课,神君级别的高手讲道,中州神雀学院的成立,第一任校长更是让人疯狂。

    几年之内,无数年轻的修者举家搬到这边来,他们当然不相信这里足够安全,但问道者,朝生夕死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数千个记录水晶散布于大陆各处,天下百姓随时可以观看到神雀城的光景,心中的担心也被先行者的遭遇和安全所冲散。

    加之优惠的户籍政策,取之不尽的资源,无数的修者慷慨而至,这里已然有上百万人聚集。

    有人就有市场,有市场就会引来商人的瞩目,这里的酒楼赌场很快被投资,商业兴起,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而接着,辜雀请来了昆仑圣山玉虚宫太上天师洞喜子,在神雀山巅,龙雀台上,俯瞰大地,讲道三月。如此一来,天下修者更是云集响应,整个世界都为之轰动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都知道了这里的好,都来到了这片崭新的大地,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而经过与各朝帝王的几次谈判,辜雀终于争取到了这一届圣地会武的举办权,这是展现这个城市的最好机会!

    辜雀没有如其他城市那般,直接请来上百个轮回强者做裁判,一方面是他根本请不到那么多人,另一方面是他有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玛姬,我嘴皮子都磨破了,你就不能屈尊答应我嘛?”

    神雀山巅,辜雀看着前方闭目养神的玛姬,不禁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而玛姬则是没好气的说道:“辜雀,我毕竟是天使一族的先知、光明圣教的使尊,怎么能跑来给你当圣地会武的裁判嘛!卡萝琳姐姐那么强,你怎么不去请她?”

    辜雀道:“我也想请她来着,但她说得很清楚,最近半年都走不开,有大事要商议嘛!”

    玛姬道:“不干,反正我不干,你别找我。事实上你自己也可以啊!天地五行,本源之道,尽皆领悟,那些个生死轮回境修者的小动作,瞒不过你的吧?”

    辜雀干笑两声,不禁尴尬道:“我不是皇帝么...自然不能干这种事,现在天下武者都来了,各方青年才俊齐聚,就等着后天圣地会武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玛姬白了辜雀一眼,不禁道:“那是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辜雀连忙凑了上去,嬉笑道:“玛姬大人,您老就行行好吧!除了你我是真没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玛姬一哼,冷笑道:“你说谁老呢?”

    辜雀讪讪一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玛姬叹道:“我还要去找天主,我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辜雀脸一黑,不禁道:“你可拉到吧!找了几年了,整个神魔大陆都被翻遍了,还是没找到。这说明她的转世还没出生,你着什么急?你把这事儿给我办好,我帮你找!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找?”

    玛姬眉头顿时皱起,眯眼道:“我都没找到,你怎么找?”

    辜雀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,天主转世很可能处于掩盖天机的状态,你神识不一定能扫到。但我罪孽森林便不同了,无数的飞行虫兽洒满天下,每一个角落都给你翻得彻彻底底的,我就不信还能找不着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玛姬腾地站起,看向辜雀道:“天主的事儿就包在你辜雀身上了,你裁判的事儿,也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顿时大步朝前走去,顷刻之间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辜雀像是傻了一般看着她离开的方向,沉默了片刻,忽然喃喃道:“我怎么觉得自己被套路了?”

    玛姬从来不是一个在意面子的人,强者从来我行我素,根本不在意他人看法,但这一次她偏偏拿面子说事儿,显然就是在逼自己承诺啊!

    干!耍猴数十年,反被猴子咬,下次必须找回场子来。

    他摇着头朝前走去,一个清澈的声音忽然从另一方传来:“夫君!夫君这里!”

    像是百灵鸟鸣,清泉洒石,动听无比,辜雀不用想都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轩辕轻灵,不禁笑道:“轻灵,你这样三天两头跑,真以为传送阵不要钱啊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轩辕轻灵脸一红,然后扑进了辜雀怀里,嘻嘻道:“人家有的是钱,不在意这点消耗,况且这一次才不是要来看你嘞!我是代表神族来观赏圣地会武的!”

    辜雀大手朝她屁股捏了一把,令她不禁轻呼一声,随即说道:“这几年安逸日子过得好,但你准备好迎接大战了吗?”

    轩辕轻灵抬头,闪着狡黠的光芒,眯眼道:“做好准备了,我相信这个难关我们一定会挺过去的!”

    辜雀大笑出声,道:“我也相信,现在天色正好,你这身龙袍就别脱了,跟着夫君进屋吧!”

    轩辕轻灵闻言,连忙挣脱了辜雀的怀抱,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辜雀大笑道:“你跑得掉吗?”

    “溯雪姐姐他欺负我!媚君姐姐你也帮我!”

    轩辕轻灵控诉着辜雀的罪行,而辜雀抬头,已然看到了前方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已然走来。

    溯雪一袭白衣如血,青丝飘摇,淡淡出尘,欲欲飞仙,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最近这几年她的心情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媚君穿着凤袍黑裙,身材婀娜有致,长发盘起,头戴凤冠,已然有了母仪天下的风范了。

    黑裙将她的身体,完美的展现了出来,像是熟透了的蜜桃,丰满多姿,又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媚意。

    这几年辜雀沉醉其中,却依旧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“好了轻灵妹妹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媚君轻笑出声,接着朝辜雀看去,笑道:“夫君,各朝帝王、各大圣山之主,天下数万参赛青年修者,难以估算的观战修者、商贾、官僚、平民,已然全部集中在了神雀城外的广场之上。所有人都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辜雀拉着她们的手,大步朝前走去,御空而行,脚下是宏伟的高楼,纵横交错的大街,无数的百姓。

    这,是朕的土地。

    四人极速而行,心情莫名有些澎湃,龙袍已然穿戴好,神雀城外已然占满了人!上百万的人!当然,还有无数的罪兽。

    空中悬浮着各朝帝王圣主,天下各派强者。

    辜雀浩然而至,目光如炬,横扫四周。

    四周寰宇,天地上下,无数人抱拳鞠躬,齐声大吼:“吾等参见中州大帝!”

    辜雀一笑,淡淡道:“平身。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