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重生弃女当自强 > 第六百六十三章
无广告    虽然顾少钧推拒嫌弃得很明显,第二天一大早夏蜻蜓还是跑来找小曼了,顾少钧还没出门呢,正享受未婚妻的精心服务,小曼帮他穿军装整理仪容,他就趁机亲亲抱抱,忽听小余在外头喊报告,说是夏蜻蜓来了,顿时整张脸黑成锅底。

    小曼本没打算让夏蜻蜓进内室,怕那单纯姑娘发现她和未婚夫同床共枕会想不通,顾少钧却大敞着门走出去,对夏蜻蜓道:“小曼在里面,她今天不能出去玩,你们就在屋里说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出去?我来带她去我家吃饭,也不行吗?”夏蜻蜓追问,顾少钧不予回答,走出门了。

    夏蜻蜓对着他后背切了一声,转身正好将小曼堵在卧室门口,夏蜻蜓大眼睛一扫,把内室布置看了个七七八八,她满脸震惊,指住那张红通通喜气洋洋、摆着一对儿枕头的双人床,嘴巴张开能塞进个鸭蛋,说话都不连贯了:“你你你……你们竟然睡一张床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么做多少有点带歪后人的嫌疑,小曼还是老实点头承认,并解释:“我们正式订婚了,在农村也摆过结婚酒,你说你老家也跟农村连在一起,应该知道的:农村好多人不用领结婚证,摆了喜酒就是乡邻公认的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夏蜻蜓依然懵逼脸:“可以这样的吗?我真的不知道!”

    小曼无力:“可能你没留意到吧,这在农村很普遍的,沿袭古老旧习嘛。”

    夏蜻蜓走进房间转了一圈,接受事实就又恢复了正常,哼哼道:“少拿农村说事,你们又不是农村人了:一个大学生,一个军官,你们知法违法,没领结婚证就同居,你们这是……这是不负责任!对自己不负责任,对后代不负责任,万一你们闹崩了退婚了呢?又各自婚娶,然后因为这一段拉拉扯扯,再连累两个无辜的人,闹来闹去,搞不好还生出什么大事件来,危害社会,这是对社会不负责!”

    嘿!这毒舌,不愧是大学老师,还挺会说教人的。

    小曼好气又好笑,合着这丫头其实是多面人,并没有表面上看见的那么单纯,亏得自己还为她着想,要保护她纯洁幼嫩的心灵呢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告诉过你了,我们是娃娃亲,很小就知道要属于彼此,平时难得见面,不舍得分开所以才要住一起,我们有分寸的啦,就是睡觉而已什么都没干。”小曼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就睡素觉?”夏蜻蜓不相信地瞪眼看她。

    小曼噗嗤乐了:“你一个纯良大学老师,还懂什么叫睡素觉?”

    夏蜻蜓撇嘴:“去我大哥家,他请客吃饭,那些男人喝酒了什么都说,这不难懂。只是你们都住在一起了,怎么解释都没用别人不会相信,还是赶紧登记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七月份,我年龄够了我们就登记,然后举行结婚典礼,到时候请你来吃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,不请我也会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夏蜻蜓围着大红床转圈,最后忍不住坐上去,躺下打了个滚又爬起来:“感觉怪怪的,不过比我姐的婚床舒服多了,我姐怎么没买你们这种床单?我觉得很漂亮啊。唉,你们一个两个要结婚,有男人陪伴就不要我了,是不是我也该找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小曼坐到她旁边八卦:“你已经参加工作了,找男朋友不奇怪啊。你在大学教书,那些教授讲师就不说了,应该都成家了,可是很多学生年龄都比你大,想想有那么多男学生啊,你可以选美了,搞个师生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夏蜻蜓白了小曼一眼:“师生恋?跟自己的学生?你真能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小小年纪,还挺古板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小也是他们的老师,再说学校也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担心这个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其次,主要是没看见有人主动追求我啊,另外我自己也觉得,那些男生都好幼稚,跟我弟一样,可以一起玩耍,但是要当做男朋友或者未来丈夫,怎么看他们都不具备那份担当。”

    “做你男朋友难度还挺大,那你说说看,到底要求什么样的担当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总之他得比我强大,比我懂得多。嗯,要长得比我好看皮肤比我白,还要听话,顺着我包容我不准发脾气更不准背叛……反正,目前为止我没发现谁能做我男朋友。我跟我爸说这辈子可能嫁不出去了,我爸说没关系,不嫁就不嫁,他和妈会陪我到老。”

    夏蜻蜓是当老师的,说着话还配合手势,表情丰富随意洒脱,跟她聊天很愉快,加之她这番话听着非常可乐,小曼笑得直抹眼泪。

    十点多钟顾少钧会议结束,记得小曼说想打个电话,就回来带她去值班室,看见夏蜻蜓还赖在他宿舍,拿着副扑克牌教小曼玩,两个姑娘关在屋里笑声清脆玩得不亦乐乎,小曼要去打电话夏蜻蜓也跟着,顾少钧很无奈:这是小未婚妻刚交的朋友,稀罕着呢,他得罪不起,只好由她了。

    小曼是给冯辉打电话,之前跟冯辉约好的,有没有空都打个电话说一声,顾少钧珍惜和小曼在一起的时间,本来也不热衷去别人家做客,但他更担心夏蜻蜓纠缠小曼,宁愿下班了抽个空带小曼去小冯家转一转再回来。

    电话里冯辉立马表示晚上他和妻子请小曼和顾少钧吃饭,小曼听他在那头说得挺高兴,哈哈哈的笑声却显得夸张做作,很有点心虚的意味,心里不免怀疑那家伙是干了什么坏事了。

    夏蜻蜓听说是去一个有小孩的小家庭做客,就问小曼可不可以带她一起,小曼当然是点头,顾少钧简直没法再看见夏蜻蜓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尽量不要让未婚妻跟这只傻蜻蜓呆着,会被同化,变成一样的傻姑娘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不远处办公楼上下来一群人,其中有夏司令员和常政委、郭参谋长,夏司令看见了夏蜻蜓和小曼,以及顾少钧,便招手叫他们过去,让顾少钧给大家介绍他的未婚妻,还风趣地说道:“这可是一对娃娃亲,瞧瞧郎才女貌、相亲相爱的多标准多好啊?咱们部队的人找个媳妇成个家不容易,能多来点这样的娃娃亲,我是很乐意的,是不是啊政委?”

    常政委呵呵笑:“没错,我举双手赞成!”

    郭参谋长也跟着笑,温和地和小曼说话,态度和霭可亲,像长辈对待小辈那样,问长问短,夏司令员看了看身后跟着的一群人,朝顾少钧点点头,便揽着夏蜻蜓,和常政委先走开了。

    夏司令员等人一走,郭参谋长就收起笑容,严肃认真、十分恳切地向小曼和顾少钧道歉,说他的夫人魏淑敏最近身体不太好,精神紧张情绪失控,对不住小曼了,为表示歉意,他们夫妻俩今晚设宴,请顾少钧和小曼去家里吃饭,接受他们全家人的赔礼。

    小曼没说话,顾少钧直接拒绝:“郭参谋长,你是长官,我还是很敬重你的,你妻女的所作所为,我之前没想太多也就没放在心上,但现在我看明白了——回去告诉魏淑敏和郭燕燕,她们实在太丑陋太恶心,留在部队里让我们这些官兵倒胃口,还不如在百万裁军之前,自行申请转业退伍!”

    郭义勇瞪大了眼睛看着顾少钧:“你、你说什么?顾少钧,你搞清楚,你是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顾少钧冷笑一声:“既然郭参谋长会选择无人之处跟我们道歉,我不妨回赠你一句:你连妻子儿女、亲属都无力约束,还能胜任这个职位吗?劝你晚上垫高枕头好好自省!”

    说完牵着小曼扬长而去,郭义勇则满脸震撼,呆楞在原地挪不开步。

    之前他只是有所怀疑,如今听到顾少钧竟然毫无顾忌对他说出那样的话,他有理由相信:这个即将升任师级的年轻才俊、军中耀眼的明星,背景肯定不同一般!

    难怪夏保国和常青岩对顾少钧的态度总有些不寻常,魏淑敏说那是老夏家和老常家都有未嫁女,都想抢顾少钧做女婿,所以她们母女必须要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魏淑敏!那个该死的女人,要被她害死了!

    年轻时候她就不安分,心眼跟蜂窝似的,手段层出不穷,自己岂有看不出来?也怪那时年纪轻精力旺盛,被她色相所惑,沉迷于她的温柔乡!别人有了这种事都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,她却敢直接找上自己发妻,坦白、谈判!愤怒的发妻要立刻跑去营区找自己问清楚,结果遇上山洪暴发,溺水而亡……郭义勇还记得当年迎娶魏淑敏,发妻的姐姐跑来大闹婚礼,哭着痛骂,说你们会遭报应的!

    郭义勇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令他觉得寒意浸骨的是:他的预感往往十分灵验!

    顾少钧送小曼回到宿舍,刚想亲一下就走,楼下却传来夏蜻蜓的喊声:“小曼你在上面吗?我上来了哟!”

    顾少钧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:这只蜻蜓怎么就甩不掉了呢?

    小曼笑着答应了一声,对顾少钧说道:“你竟然知道郭参谋长家有个女儿叫郭燕燕?老实坦白怎么回事,不然中午我就留蜻蜓和我一起睡午觉!”

    “不行!今天中午我可以回家吃饭,我和你睡午觉!”

    顾少钧听着夏蜻蜓跑跳上楼的脚步声,心里更烦躁了:这么黏着我小媳妇儿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她同性恋?

    顾少钧打了个冷战,抖落一身鸡皮疙瘩,快速说道:“以前郭义勇家请客吃饭,我也去过,不是单独的。之后只要我回军区,魏淑敏和郭燕燕就经常到我跟前晃,你前天遇到魏淑敏,我却在办公楼看到郭燕燕,其实这几天都有遇见郭燕燕,她来办公楼那边,给她父亲送药、送落下的文件或用惯的笔,每次她都跟我说几句话就走。

    当初唐雅萱冒顶你身份,她也来过军区,那时只说是妹妹。你回归之后,我就宣告有未婚妻,对于走过路过我旁边的女人都很坦然处之,没有任何想法,她们怎么样我不管,但要是触犯到我们,那就不行!魏淑敏对你所做的,再联想到郭燕燕的言行,她们想什么不言而喻!这样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谁都看不过去,已经让人彻查他们家,夏司令和常政委手中都有检举信,郭义勇和魏淑敏以权谋私收受贿赂,其子女身为军人却与社会不法分子勾结,知法犯法,都不会有好结果!趁这次裁军,郭家那些靠关系违规进入军队的亲属都要全部清理……”

    夏蜻蜓“啦啦啦”的哼唱声到了楼梯口,这姑娘虽然是学霸,体格却也不错,跑着上楼还能唱着歌儿。

    顾少钧在小曼额头亲了一口,转身出门,从另一个楼梯口下去,他实在不想看见这只烦人的蜻蜓。

    小曼和夏蜻蜓一起做了午饭,顾少钧回来看见夏蜻蜓还在,就喊小余坐下一起吃,夏蜻蜓一边吃饭一边观察顾少钧干巴巴的脸色,总算有所顿悟,吃完饭冲顾少钧说了句:“小器!”

    然后就下楼回家了。

    小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少钧却松口气,走了好,不然真留下来跟自己抢媳妇还抢床铺,那自己就不只是小器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夏蜻蜓这一生气走人,不会再来找小曼了,顾少钧心情大好,一直保持到下午六点半,他找了部车子来接小曼去冯辉家,却看到夏蜻蜓双手插兜跟在小曼身后,从楼上施施然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少钧无语问苍天:我到底冒犯哪方大神了?好不容易争得几天和未婚妻团聚,偏偏放出来一只蜻蜓瞎捣乱!

    小曼笑着把手里挽的小藤篮给顾少钧看,又喂给他吃了两块小蛋糕,夏蜻蜓看得撇嘴,顾少钧心情又好了,接过小藤篮拿去车上和他从储物戒子里拿出来的礼品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藤篮里是蛋糕和米糕,还有一串儿十几只小肉粽子,一个红鸡蛋,G省风俗,年节里送给小孩子这些福礼,喻意健康平安、快长快大,粽子叶和肉、鸡蛋都是夏蜻蜓跑回她家弄来的,小曼教夏蜻蜓做点心,两人忙活一下午,玩得挺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