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第一狂妃 > 第2137章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?
无广告    笔趣阁 www.biqiuge.com,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节!

    帝无邪沉吟许久,才道:“你认为那一页是故意被人留下来的?”

    轻歌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种可能,神秘人来此撕毁痕迹,准备撕最后一页,也便是第一页的时候有人阻止,便无法撕毁。理论上来说,这一页的确是有人想留下来给人看,但想保存这一页的人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帝无邪道:“我在帝宫这里,发现了一道很难察觉的结界,兴许就是这道结界,让神秘人无法再来撕毁。”

    “结界?若有结界的存在,倒也说的过去。”轻歌皱眉。

    事情愈发的复杂,而她思绪乱如麻,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虚无之境,蛇王的声音响起:“哎呀,这里好像是有一层结界。”

    轻歌面色黑的仿若能滴出墨水来,咬牙道:“你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本座忘了。”蛇王理直气壮的说,丝毫不认为自己做了错事。

    上一回轻歌在帝宫那可是九死一生,他哪里还有心情去关心什么结界不结界的。

    轻歌忍着打死蛇王的冲动,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本手札,我带走了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留在这里也是废纸,你虚无之境的空间足够大,把这些手札和书全都拿去。”

    轻歌眸色一亮,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    奈何,轻歌尚未有所动作,脑子里传来朱雀嗷嗷大叫的愤怒抗议声,“这虚无之境已经够小了,把这些破书整进来,还有本尊的容身之地吗?”怒火滔天,又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它可是超神兽诶。

    这女人知不知道什么叫超神兽哦?

    就算是神域之人,见到超神兽还不得毕恭毕敬的?

    哪有她这种态度的。

    轻歌颇为讶然的开口:“你难道以为……那里有你的容身之地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,卒。

    若它有朝一日死在他乡,定是被这嘴毒的女人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憋屈!真是太憋屈了!

    蛇王幸灾乐祸笑的发出猪叫声,朱雀一记凶悍无比的眼刀过去,蛇王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朱雀抗议无效,在朱雀埋怨的眼神下,轻歌便将宫殿内所有的书柜全都放进虚无之境里。

    本是空旷的虚无之境,空间登时狭窄,朱雀委屈的在阵法里大叫。

    蛇王又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朱雀猩红着双目恶狠狠等向蛇王,“你笑个屁啊,本尊好歹还有一个阵法可以容身,你便只能呆在虚无之境里。”

    朱雀严重的怀疑,这蛇王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闻言,蛇王愣住,看着一叠叠书和不断增加的书柜,当即发觉它偌大的身子难以伸展开。

    蛇王小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,从落井下石的嘲讽笑,到现在满是哀怨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朱雀仰天大笑了,朱雀笑的羽翼不断拍着阵法,“就你这厮,还是青莲一族的上古战将,青莲一族上位者眼睛是有多瞎,才会选择你。你为何会被赶出青莲一族,你难道不要反思一下吗?”

    蛇王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一山不容二虎,以往在虚无之境里,它可是地头蛇般的老大。

    朱雀一来,将此搅得天翻地覆,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?

    轻歌神识虽然没有去往虚无之境,但虚无之境是她的衍生物,里面情况和发生的变化,哪怕很细微,她也是第一时间知道的。

    轻歌站在宫殿的中央,冷汗潸潸而落。

    感受到蛇王和朱雀幼稚的暗中较劲,轻歌顿感人生无望了。

    旁人的超神兽、上古战将什么的,霸气威武。

    她虚无之境里的超神兽和战将,难道都是假的吗?

    轻歌低了低头,衣襟里还有一只病恹恹的天赤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世界里还沉睡一头神兽火焰龙。

    她不该是手握巨大的财富走上人生巅峰吗,事情怎么跟她想象中的有点儿不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轻歌从帝宫出来后,柳烟儿、尤儿已收拾好一切,等她一同出发前往学院之战的地方。

    轻歌朝四周看了看,唯独不见姬月。

    良久,姬月才从郡主府前的道路尽头徐徐走来,仿若踏碎满地的流光。

    他自然地牵起轻歌的手,不等轻歌问话,便解释道:“去找子言了。”

    姬月脑海里阴暗的画面一闪而过,眼眸深处绽放一抹深邃幽光。

    自绿焰中走出的熙子言复杂的看了眼姬月,酝酿了好一会儿措辞,“有消息了,但这种事,千万年来只有两个人做过,你父亲便是其中之一。你一定要如此做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与轻歌说?”熙子言似是不赞同姬月这种行为。

    “她会心疼。”他怕她心疼。

    “那便如此,不过需要点时间来铺垫,你先去寻三红灵莲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郡主府前,一头巨大的飞行魔兽停留在石阶之下,飞行魔兽巨大的羽翼里,一双手将羽毛拨弄开,露出了楚长歌的脸。

    轻歌虚无之境里的兽兽们,一致认为这个叫做楚长歌的东西,影响到了它们的视觉体验。

    楚长歌的坐骑,青灵雀,一飞万里。

    学院之战已经开始了,她和柳烟儿缺席,乘坐青灵雀倒是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轻歌落落大方带着众人站在青灵雀的脊背上。

    “姬宫主,青灵雀不喜欢公的。”楚长歌拦住姬月。

    姬月犹如看隔壁的大傻二傻般望着楚长歌,难道这位是母的吗?

    “看来本宫还是去见一下令尊较好。”姬月不咸不淡的回。

    楚长歌面色煞白,惊悚般瞪大眼睛。好阴险的男人,竟用此阴招!

    楚长歌不甘的收回手,懒洋洋躺在青灵雀上,实在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要美貌有美貌,要实力有实力,还风趣幽默,甚至名里还带了个‘歌’字,如此有缘,如此默契,为何夜轻歌的眼神始终在姬月身上?

    因为他不会耍阴招吗?

    飞行魔兽掠上苍穹云巅,楚长歌盘腿坐在前方,吹着扑面而来的刺骨寒风怀疑起人生。

    姬月解下披风盖在轻歌身上,为其将紊乱的碎发勾至耳后,再将佳人拥入怀中,挡去寒风萧瑟。

    楚长歌眨了眨眼睛,旋即大怒。

    坐他的飞行魔兽不说,还在他面前秀恩爱,岂可忍?

    冻得发抖的楚长歌意味深长的看向尤儿,想要寻求温暖。

    尤儿吓得往后退,躲在轻歌身后。楚长歌皱眉,他难道是什么洪水猛兽吗?